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荡的女孩
淫荡的女孩
我叫林,一个17岁的女孩,生在一个繁华的都市中多少有一点空虚于是就向往一些让人疯狂的游戏。    当我15岁那年第一次由内裤的自然摩擦而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时,我纔开始发觉那是一种多么有趣的游戏。    我十七岁了,已经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女孩,我拥有163的娇俏玲珑的身材,追我的男孩不计其数,然而我不喜欢他们爱我。我喜欢一种没有负担的游戏。    我有一种癖好,很奇怪,我喜欢丝袜,那种不透明的色泽缓和质料较柔软的丝袜,我爱穿它们,喜欢用手隔着裤袜抚摸自己不穿内裤的私处,有一层薄薄的丝袜加深对自己的怜爱,我通常会不停地抚摸私处,看着下体从干爽到湿润,我会站起身,看着泛滥的下体,看着沾满液体的两腿之间,让这种诱人的气味冲击我的嗅觉,知道白色的液体随着我轻轻的呻吟渗出柔软的丝袜。    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夜,天气已经很热了,我穿着柔软的小背心,短的可以和内裤比较的牛仔小裤裤,双腿上包围着肤色的柔软的长丝袜一直触及到我的大腿根部。    我是在路上遇到他的,我认得他,一位学长,不怎么帅,是个老实人。    我突发奇想的想要进行那种欢愉的游戏,以前都是一个人玩的,今天突然想和学长一起享受。    我把他带到了旅馆的一间豪华包厢(我自己的天地,一间卡通色彩很浓的房间),显然他不太理解,我故意把丝袜退到小腿处再拉到大腿根部低下头的时候我偷偷地注意他,隐隐约约看到他下体的隆起,我笑了。    我指着他的下体问:「学长,你的这里怎么突出来呀。」    「不是,不是的……哦,这是生理现像。」他的脸红了。    「哎呀,这样不是很不舒服吗?。」    「……」他只是低头。    我顺势解开他的裤子,他的长裤咕噜一下掉在地上,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大胆。他穿着白色的内裤,那里高高的隆起,我忍不住一下子把他的内裤拉下来了,那是一根长的有些惊人的棒子。    「呵呵,舒服了吧,透透空气纔健康呢?」我用手摸了一下那棒子,真的很健壮。    「哎呀,学长,什么?那么大呀?」我笑着问    「可能是要小便了吧。」他竟然说了这样一个理由。    「啊,那可不能憋着啊,快去小便吧?」我嗤嗤笑,用力把他推向卫生间。    他出来时,我坐在床上,在我的张开的两腿之间有一些器械。    「选一个吧?」我就这样对他说。    「干什么啊。」    「明知故问,当然是要放到人家的那里去啦。」我有些生气的样子。    他不再是刚纔那样傻乎乎,有点调皮的说:「啊,红色的,最大的。」    「再选一个。」    「为什么?」    「你不知道女生有两个洞洞啊。」我的脸红了。    于是他又选了一个蓝的阳物性的机器棒。这时他笑了,我也笑了。    我迅速的而熟练的脱下衣服,只剩下内衣裤,然后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    「这可是我新买的内衣,漂亮吗?」    「嗯,还沾着点湿湿呢。」他边说边把手伸向我的内裤,用手指按在我的私处上。    「等一下,按程序因该先脱胸围的。」我低着头说。    「哦,还有程序呀,呵呵。」    于是他解开我的胸围,两个鲜艷的蜜桃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抖动。他用手抚摸着它们,十分爱怜的样子。    我的胸部传来一阵快感,如同触电。    我的胸部并没有很大,很坚挺,乳头不大,是诱人的樱花色,当乳头变硬突起的时候,整个胸部的曲线很美,相当吸引人,我很自豪,在他的抚摸下发出轻微的喘息。    「别停下,脱了内裤。」在一阵诱惑下我有点急了。    「好好好,我把它脱掉。?了,于是少女柔嫩的未经采撷的私处,暴露在他的眼前,我的心中顿时有一种道不尽的兴奋。    他开始将手深入我的双腿之间,用他的手指沿着我那没有一丝杂毛的肉缝轻轻的勾画着,我发出轻轻地哼哼声,然后一丝丝性快感就传到了我的身体里。    他的动作开始愈加纯熟了,他的双手抚摸着我包容在丝袜里的大腿,慢慢地挪向大腿内侧,我使劲把腿张开,当他的两只手会合时,它把两根食指并拢,然后对准我的蜜壶一下子插了进去。    「嗯……啊……啊。」我被突如其来的侵犯感弄得叫出声来。    他用他灵活的舌头吸舔着我的乳晕和乳头,我的乳头非常敏感,一被这样刺激马上硬了起来,我轻声地喘息着,并将眼睛闭上,体会从胸部传来的刺激。    我感到我的下体开始湿了,淫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我感到他的手指在慢慢地抽动。    「快快……快一点。」我要求道    他的手指加快了进出速度,在我的阴道里活跃起来,我尽量的扩张身体,享受这性快感。    不久后我的淫水已经泛滥成灾,我感到我的两腿的丝袜沾满了我的蜜液,还有我屁股下的床单也湿了。    这时我感到私处有一种一样的兴奋,她的手指踫到了我的尿道    「哦……我……我要。」我还没说完,一股金黄的液体就从我的私处溢了出来,他一看立刻抽出手指,金黄的液体开始射出来,窜的老高,又落了下来,打在床单上,发出「啪啦……」的声音。    我顿时浑身轻松,于是他继续摸我的胸部,他把他手上沾满的我的爱液涂抹在我的胸部上,    我被他弄得舒服,一股被侵犯可快感使我亢奋,不由得呻吟了起来,他看我十分地投入,便用舌头舔我的私处那里。    突然,我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赤裸的站在他面前说:「我你要添遍我的全身,所以为了卫生我要先洗个澡。」说完我就跑向卫生间,顺手还把卧室的灯关了。    「关灯干什么?」他不太理解。    我神秘的笑着:「待会你就知道了,对了,别忘了把床单换了,新床单在柜子里。」    水,打开喷头,我尽情陶醉在水漫漫侵蚀、吞没我美丽身体的幸福中。    我站着冲淋,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乳头,另外一直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自己的跨下,我用力张开,以助于自己更好的手淫。    我把手慢慢的伸向桃园之地,挑逗性的揉自己的阴蒂,随着自己的挑弄,很快的就兴奋起来,乳头已经非常的挺立,卧干脆把刚纔揉弄乳房的手也一起用来挑逗自己的阴部。我把中指伸进自己的阴道里面,使劲里外的摩擦,当阴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把食指也一起放了进去。随着阴道内的膨胀摩擦,阴核和尿道的地方也被狠狠的上下摩擦着。    我很兴奋,因为我知道一个男人正在欣赏自己自慰,卧室的玻璃只要保持室内黑暗就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卫生间里的我的情况,我知道他忍耐不了,他会闯进来的。    我的呼吸明显加深,柔声的喊:「快啊……啊……快来了……好舒服……好……啊……啊……我要……啊……要来了……」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就要高潮的时候,突然间浴室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是他,他终于忍不住了。    「哦!你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我故意生气。    他「呼」的走上来衣服也没脱就抱住我,用双手捏住我的坚挺的胸部。    看到这么美好的身段,他不由得性欲荡漾,情不自禁的捏我的乳乳头,然后开始搓弄乳房后面的根部,看到我没什么异议和反应,他便大胆的把两只手整个放在的乳房上呈圆形的柔划,还不时的用手指夹住我乳头来回拨弄。    而此刻的我,乳房被人这样柔捏着,也感到非常的舒服,情不自禁的发出「哼哼……」声。    但是我还是调皮的推开他:「你忍不住我先为你服务吧。」    我地蹲下身去,就把他的肉棒含进我的嘴里,然后一吐一吸的含弄了起来,他的身材其实非常地好,身高我估计有175公分,全身的肌肉都相当的结实,并且肌肉相当地匀称,我慢慢地吹吸含吮,然后我将手伸出去,玩弄他的睪丸以,我感到他的那里很大撑的我的小嘴有些酸,但是我还是继续着。    「舒服吗?」我问道。    「嗯……是的。」他很露出陶醉的样子,他开始把那根东西在我嘴里抽插,现在他变得主动了。    「哦……啊……舒服。」我开始含糊的呻吟,他仿佛在奸淫我的私处一样查我的嘴巴。    他继续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开始有些忍不住:「我要射了。」    「射进去,给我……哦。」我要求道。    终于他把阴茎使劲一推,肉棒完全的没入我的小嘴,我感到他的龟头抵在我的喉咙那里,一阵强大的动力由他的肉棒根处开始传到龟头。    一股液体顿时直接射到我的嘴里,我感到精液开始进入我的身体在我小肠里蠕动。但是他的精液似乎用不完似的继续射着,然后我怕的嘴再也装不下那么多液体,一股力量迫使我张开嘴,精液喷射在我的脸上。    我意犹未尽的添着唇旁的精液,用手把掉落在胸部上的精液涂抹在胸部上。    我笑着说:「似乎该你为我服务了。」    床单是新的,我就赤裸的躺在上面,一双新的柔软的肤色长丝袜包围在我的腿上,我的感到私处的湿润,除了我地爱液还有,他的唾液。    他把头埋在我的腿间,双手不停抚摸我的腿。    「啊啊……学长……啊……弄得……好舒服……啊……」我娇声的淫叫,使他越添越起劲,不时发出猴急得声音。    他用手拨开我的阴唇,仔细的舔那些阴蒂,我感到那里不断地涌出液体。    「添,那里豆豆,那里……哦……啊……」我淫叫了起来。    「哦,添那里。」    他翻开我的阴核,用力舔那颗豆子,把他的唾液混合着我的淫液刺激我的阴核,不一会我感到干瘪的豆子开始丰满。    「哦,红红的好淫荡哦,好可爱!」他情不自禁的用手挑逗我的阴核。    「啊啊……不要再……挖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啦……」我淫荡哀求道。    「把我绑住,我要……」我开始要求他。    他拿出皮带,将我的双手抬起绑在床头,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泛滥,床上湿了一大片。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    他继续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快,快,插我,插进来。」    此时他的阳物也翘的老高,然后我觉得阴道被塞入了一根粗大的东西,他开始抽查。    但是他抽查了两下就被我用力拨了出来。    「不是……不是……这个……我要。」我用手指着按摩棒:「插进去。」    他慌慌忙忙的把蓝色的按摩器插入我的肛门,一种痛感传来。    「啊……嗯,要裂开了。」我的阴道口附近已经布满了大量的淫水。    他又把红色的按摩棒插入我的私处,我感到那种快感袭来,蜜壶一收缩一股爱液喷射了出来。    他有些急:「我怎么办?」    我没说话,指了指嘴巴,于是他骑在我身上,用手束缚我的柔软的胸部,把他的阳具夹在当中然后插入我的嘴巴,我开始吸允,用力吸允起来。    他尽情的插我,不让我有任何休息的机会,我想他可能从来没干过像人家这淫荡的美少女吧。    「啊……不要这样……伯父……啊啊……」    他丝毫不理会我的淫荡娇柔的叫声,仍然持续着他的活塞运动。    「啊啊……强……啊……不要……不要停……啊……弄得人家……喔……啊啊啊……我要丢了……」    我的蜜壶在按摩器的刺激下不断涌出爱液,他在我的脸上射出六次精液时,我达到了高潮。    一阵乳白色的液体涌出我的私处,慢慢流淌在床单上,我浑身僵硬一下子,再也不动了,只感到两根按摩棒依然在懂,他已经昏睡过去,我没有力气再去把按摩棒拨出来,任由它们蠕动,我渐渐迷糊了,然后昏睡过去。    阳光射入室内,他走了,我慢慢睁开眼,私处以及肛门的两根按摩器还在蠕动,我胯下的床单似已经过洪水的洗礼,丝袜上依稀的沾着刚流出来得我的爱液,我已然无力,于是再闭上眼睛,我不知道昨晚在按摩棒的带动下我经过了多少高潮,但是我知道我要继续达到无数次高潮。    (完)